产经观察:提质创需,推动电影产业高质量发展

产经观察:提质创需,推动电影产业高质量发展


处在行业转型的关口,对于中国电影未来的探讨从未停止。一方面,国产电影总量在2018年突破1000部;另一方面,2019年前5个月的分账票房和观影人次同比都出现下降,为2011年来首次。
 
数年间以票房、观影人数乃至电影院数量为代表的高速增长接近尾声?中国电影需要什么样新模式和路径?
 
“中国电影必须通过高质量发展来实现产业升级。”在日前举行的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的发展亟须产业本身“提质创需”,以此来推动转型升级。
 
“当我们影片达到一定数量,当我们票房也到了一个高度的时候,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我觉得数量也好、票房也好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重要的是质量的提高。”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平在出席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时表示。
 
来自互联网影视行业的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对此也有清晰认识:“我们一定要看从9亿的年度票房增长到600亿以上的年度票房,最核心的动力是什么?我觉得14亿电影观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优秀影片的追求是支撑整个电影行业创作的最原动力。”
 
从规模到质量,中国电影行业正在经历改革开放以来最关键的转折之一。除了继续抱有信心和乐观,选择正确的方法论和发展路径,是影响中国电影产业未来发展的关键。
 
电影的态度:好作品是信心的根基
 
2008年至2018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由43.41亿元涨至600亿元,增长约13倍。其中国产电票房达到378.97亿元,占比62.15%。影院银幕数量超过6万块,稳居世界首位。
 
然而近两年,依靠投资扩大规模,尤其是扩大放映规模拉动增长的模式已经遇到瓶颈,外生动力拉动产业的作用明显减弱。
 
“在600亿的时代以后,中国电影怎么发展?”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认为,从2018年开始中国电影已经稳步发展,今年肯定也是处在稳定发展的状态当中。“这种稳定的状态对我们来讲有它的好处。”
 
在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的多场活动之后,程武也注意到,大家谈论最多的还是面对未来的信心问题:整个行业正在经历一场深刻变革,产业增速在放缓,而且面临不少问题和挑战。但他表示对未来仍然保持乐观。
 
首先,在内容供应层面,“从过去几年来看,只要出现口碑佳作,都会引发巨大的观影热潮,今年春节档的《流浪地球》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程武说。
 
其次,在市场容量方面,2018年中国的总观影人次达到17.16亿人次,超越北美、位居全球第一。剧集方面,总播放量也达到了4800多亿次。“可以看到,仅就国内,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受众市场。”
 
另外,在发行设施方面,中国的荧幕总数今年突破了6万块,全球最多;剧集的播放平台也已非常完善和丰富。丰富的数字内容生态,以及发行、在线票务平台的深度融合,构建起了比较全面的宣发能力。
 
“最关键的还是要回到内容上,要打造出好的作品,这是一切信心的根基。”程武认为,中国影视行业经过多年快速发展已经具备一定基础,特别是在助力中国文化走出去方面,影视依然是最为重要的载体。
 
北京文博会最新的IP“出海”报告显示,排名前20的“出海”IP中,具备影视形态的IP占了八成。比如,腾讯影业参与出品的《流浪地球》排名第一。“未来,想走向全球市场,我们对内容品质的要求就要更高。”程武表示。
 
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长田也认为,影视行业在过去过年的发展中打下了当前品质整体提升的基础。“如果以五年的区间来看,中国电影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
 
而且,五年来国产电影在类型上也有很大拓展,“科幻片、当代奇幻、战争、英雄、真实事件改编这些热门的类型五年前都是没有的,或者说是非常少见的。”王长田说。
 
电影的时代命题:深耕细作高质量发展
 
“要打造出好的作品”是电影人的共识。
 
“当影片达到一定数量,票房也到一个高度的时候,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我觉得数量也好,票房也好,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重要的是质量的提高。”江平表示
 
任仲伦则回忆说,前几年中国电影票房的迅速增长使行业出现“冲动”,但实际上中国电影不急于要在哪个点上、要在哪个时间去超越。“我们更多地要思考在中国的市场上怎么形成我们自己的做法、打法、风格和道路,这是2018年给整个电影行业的冷静思考。”
 
在进入“稳定发展的阶段”之后,中国电影可能愿意用更多时间去打造精品力作,产生应有的影响力。“我们在想如果以后电影史学家研究我们这十年的电影,真正能够被记载的是哪些影片?除了票房记录以外,我们是不是提供了一些有思想力量、有艺术力量的影片,能够为后人在观看的时候能够看到那个年代我们艺术家的创造,而不是简单的制造。”任仲伦说。
 
新的时代给行业提出了新的命题。程武提到,从投资回报看,影视其实是个高风险产业,如果靠“押宝”,很难确保自己有持续的好运气,要坚持在内容布局上做垂直深耕。程武表示,在实践中腾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心得:内容产业虽然重创意,但长线成长关键还是要基于用户需求,去挖掘、培育和深耕各个垂直赛道,构建出系统的内容组织能力。因此,腾讯影业率先推出了时代旋律、东方故事等六大文化产品系列,并一直按照这个思路在深耕探索和输出作品。目前。时代旋律系列,已有8部聚焦现实主义的剧集,入选国家广电总局公布的两批百部重点电视剧选题名单。
 
其实行业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表现,就是“服务于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大局,弘扬主旋律,弘扬正确的价值观,这是主流电影公司义不容辞的责任。”王长田在论坛上总结。
 
电影的回归:本质是文化与艺术创作
 
作为一个重要的艺术门类,电影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就是必须回到文化与艺术的创作本质上。
 
谈到目前电影发展现状,导演宁浩表示,随着互联网和影像技术门槛的大大降低,市场的扩大,商业行为越来越多,但是作为导演不要被太纷乱的机会拉跑。
 
任仲伦则认为,即使在类型片中仍能够塑造具有文学价值的形象。如有的电影虽是明星在扮演,但是角色身上的文学力量、艺术力量还是在的。“我经常看到很多作家和导演说类型电影不要人物,只要关注几个点,甚至强调电影就是构思,人物不重要。可我觉得电影就是人物,所有情节是人物关系和人物性格的展开,好的人物在哪里斗可以自然地把这些情节自然流露。”
 
在程武看来,电影创作需要坚持和关注作品的文化内核。他举例说,腾讯影业近年“出海”产品的成功也印证了这个道理:带有强烈中国符号特质的《影》在海内外获得了非常多的认可和赞誉;《流浪地球》也将被翻译成28种语言、面向全球190个国家和地区的观众播放。
 
“稍后大家可以看到,在‘东方故事’系列里,将有更多具有中国文化内核和底蕴的作品,包括由故宫博物院担任监制的《故宫如梦》。未来,我们希望能够打造更多动人的故事,把中国文化带向全球的每一个角落。我始终相信,好的故事,是最好的文化语言,而文化则是每个好故事背后的灵魂所在。”程武表示。
 
面向未来,任仲伦说,2019年开始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从数量时代进入质量时代、从追求高票房的目标变成追求高品质的时代。“每次我看世界电影100部影片作品。我也在思考,我也愿意为此行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